小说 > 獒唐 > 第二七二章“嗨~!”

大发快乐彩

        穆子究那是什么人?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女皇身边的当红小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风闻,近来女皇陛下的几个决策都有穆子究的身影,几乎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,洛阳城中,除了姓李的,姓武的,最不能惹的,就属这个穆子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如果不想放家奴从良,谁敢拿他怎么样??

        那奴汉说出这么一个名号,围观众人立时替咱们的“高大掌柜”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    踢到铁板上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嘛,有时候,话不能说的太满,这回看你如何下台?

        却不想,高延福这个臭不脸的,一听是长路镖主,立马煞有介事地一瞪眼,“穆子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你个穆子究,居然霸道如斯?且看某家如何教训于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拉起那汉子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!某家随你走一趟,倒要看那江湖草莽放也不放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石化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情况啊?

        你特么是新新新新......新来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还江湖草莽?特么心是真大!

        那汉子哪肯跟老高走?演的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啊,不对!吓的,是吓的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柜的,可不敢如此啊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使不得!万万使不得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高吃奶的劲都用上了,掳着汉子就往怀仁坊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还在不住吐槽:你还演什么演啊?使那么大劲干嘛?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哪撕扯得动你这个练家子?

        心中苦,可嘴上却还要装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扫看众人,“劳烦各位作个见证,随某家同去怀仁坊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伙儿一听,这不废话吗?你不让我们去,我们也得去啊!

        得看清你有没有那个本事,把赎身契从穆子究手里要出来。或者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或者看你被穆子究锤成什么惨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别说有好几个有心赎身的奴户也要看个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高延福还特意拉起之前问过行情,却不敢赎身的那个青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!?且与某家同去!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青年一缩,怯怯道:“小人孙喜,就....就不去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!为什么不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延福不依,“且看某家到底有没有那个能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到了一步,太平公主的长史去砸吴老九的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知悉内情的看客,谁还不知道这演的是一出好戏?

        纯粹的江湖骗术,引百姓上勾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点下作,更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也是没办法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延福总不得站在铺面前嚷嚷,这店太平公主是后台吧?

        只能说,吴老九这个绿林盟主终于干了一件江湖人应该干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的剧情,自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延福带着人到了怀仁坊李宅,一点不客气地直接踹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穆家兄弟一看有人来砸场子,凶神恶煞地冲出来,甚至还亮了刀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等穆子究、穆子期两个正主出来一看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呀,这是怎么话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穆子期变脸那叫一个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高长史驾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地?公主殿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穆子究也是一改平日的冷淡性情,主动相迎,面有柔和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时,围观百姓方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太平公主府的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敢叫‘太平牙行’!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权贵,而且是最顶级的那种,穆子究也不够看啊!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对太平牙行能不能给奴户赎身的疑惑,立时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废话吗?太平公主想给哪个赎身,谁敢不给这个面子?

        之后的场景已经不用去看了,那汉子自然如愿恢复了自由之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穆子究慑于太平公主的威名,不但赎身文书痛痛快快地就给了,甚至连赎身的钱都没敢要,直接就把那汉子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之前问过高延福的那个孙喜哪还有什么顾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喜过望,高声惊呼:“连穆子究都可摆平,那小人还有何顾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报名!!我要登记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一人带头,高延福都没等回到牙行,在穆子究家门口儿,就被一众奴户围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啧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高延福被一众奴户簇拥着远去,躲在暗处看热闹的太平公主感慨地直砸吧着红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江湖人损招就是多。若没这一出,恐怕高长史还没这么快打开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白了她一眼,“我堂堂九省总盟主,只为了给你打开局面,就使出这么下三滥的招数。若是传扬出去,脸还往哪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甚大事!”太平笑成了一朵花儿,“放心,有姐罩着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切。”吴老九更是嗤之以鼻,“谁罩谁,要先搞搞清楚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相互吐槽,倒是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吴启望着街角一处,“喂,你俩看那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太平轻咦一声,寻声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街角一处,有人探头探脑地朝这边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平心中咯噔一声,不会被人发现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而吴宁却是一笑,轻蔑地道:“豫王府的眼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太平大惊,“真的被发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还是不以为意,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:“那岂不是正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太平错愕,还没反应过来吴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当口,只见吴老九缓缓抬起右手,向着正朝这边望过来的那个豫王府眼线,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~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跟你招手了??”

        豫王府中,武承嗣、武三思、李贤三人赫然在座,正听那眼线汇报今日所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招手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承嗣只觉脑仁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特么招手是几个意思啊?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那边李贤却是冷冷发声,“早就与皇兄说过,那个穆子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可好,眼看就要成事,却是让他帮着太平把局面扳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嘛!”武三思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这个穆子究是已经和太平连成了一气,怕是争取不得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承嗣没搭话,此事确实怪异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帮了太平,就是与我等为敌,这没什么可说的。但是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你特么招什么手啊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怎么办?”李贤、武三思齐齐摊手,“见招拆招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撇嘴道:“既然让太平过了这一关,那就得好好想一想了,下一关是万不能让她如此轻易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承嗣一阵蛋疼,气恼道:“关键是,下一关是什么?两位皇弟可有定计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二人一起摇头,“没有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李贤一拍大腿,“此事急不得,我看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还是各自回府,好好想想一计策,来日再细细谋划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三思闻罢,也站了起来,“那也只能如此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转身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谁也没发现,武三思和李贤转身的一瞬间,皆是露出一丝阴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在盘算着什么。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9647804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