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獒唐 > 第二五三章 有我当年五成功力

大发11选5官方网址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吴宁的日子就很悠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邀月楼的文会定在三月十五,离当下还有几天时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本来是可以提前的,可是邀月楼掌柜一听长路镖主要宴请百官,新科状元又要广邀文士,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风流盛典,所以力荐吴宁,把日子定在了十五那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邀月楼嘛,十五正逢月圆,掌柜的也想应下景,让邀月楼出一出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吴宁自无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一晚一天的也没什么分别,只当是成人之美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各家各王都知道了穆子究要把大伙聚在一块儿,为的就是山东商路的问题。也就省了麻烦,天天派人往怀仁坊的李宅去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,除了太平、李裹儿倒是没什么人登吴宁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狄相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朝中无事,太平在府里呆着也是闷得慌,所以几乎天天到吴宁这里来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其实公主殿下是关心吴老九到底上哪儿给他弄钱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不能总追着问,三五不时也会聊些京中轶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两天传的最火的,当然就是狄仁杰又病倒这一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过府探望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正在伏案疾书,对于太平的问话略有思索,答:“等两天吧,等文会一过,也就暂无事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时,我带着郎中过府探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太平百无聊赖的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,狄胖子的病是固疾,说轻不轻,说重不重,等两天也就等两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附和道:“也好,想来就是这次北征舟车劳顿,狄相又是强撑了一冬,现在回了京,精气神一松,也就病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吴宁嘴上应着,手上却是不停,低头干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!”太平很不满意,“你怎么一点精神都没有呢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殿下啊!”吴宁一阵无语,“没看我忙着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忙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正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败下阵来。把笔杆儿摔在一边,“很重要很重要的正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太平皱起眉头,“写什么呢?让本宫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把案上的纸夺了过来,搭眼一看,“这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太平公主根本看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纸上,大圈套着小圈儿,小圈里又密密麻麻都是蝇头小字。各个圈儿之间又用线交错相连,跟天书似的,太平看着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吴宁凝重地把纸夺回来,眉头紧锁地看着那张纸,似乎在强记着纸上的文字图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叫逻辑分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分析?分析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分析下一面与你母皇的谈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太平不解,“母皇又找你谈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有。不过,很快就会来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....”太平应着,屏住呼吸凑到吴宁身边,又看了看那张纸,“很重要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重要,所以能不能让我清净会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咱们公主殿下被嫌弃了....

        无趣的坐了回去,偏头不看吴宁,假装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....

        吴老九还真就没搭理她,显然那张纸的魅力,比他公主殿下还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半天,公主殿下憋不住了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重要的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说,本宫也许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头也不抬,“你帮不了我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.....那到底是什么事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哗!!!

        吴宁气急败坏的把手一垂,“亲姐!!能不能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太平举手投降...

        俏皮的把嘴一闭:“闭嘴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....”吴宁一叹,彻底败给了太平。

        端起纸来,“女皇下一次找我,应该是谈世家安置的问题,还有问计那四千万亩耕地的去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.”太平三分乖巧,七分得胜的神情使劲儿点头,“然后呢?这些你不是早就有了打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还这么隆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可是从来没见过吴宁对一件事重视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早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的眉头彻底拧在了一处,“怎么利用这次机会,向女皇灌输一个方向才是最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方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足以改变中原命运的治国方向!”

        注意!吴宁这里说的是中原而不是大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要灌输给武则天的这个大方向,改变的不仅仅是武周一朝的战略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太平顿时肃然起敬,感觉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说呗,你那么能说,母皇一定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定...”吴宁摇头,眉头依旧不见舒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常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审时度势,因势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宁以往与武则天的交锋,之所以能信手拈来,很大一部份功劳,都要归功于,吴宁会借势和用势!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武则天想要什么,也知道怎么利用当下的局势逼着老太太按照他的步调去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个比方: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刚进京,武则天如日中天什么都不缺,什么都不怕,唯一的心结,就是世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吴宁根本什么都不用多说,只要把话递给武则天就行了,老太太自然会抓住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比如,放世家一马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势就是武则天要消除世家之害,却不一定非要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吴宁只要给了武则天不杀的理由,老太太也自然就坡下驴,饶了世家的命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次....

        吴宁之所以这么重视,是因为...

        根本没有“势”可借!!

        他如果想把这张纸上的图字,变为现实,只能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!纯靠语言,改变武则天的固有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吴宁的解释,太平再不敢鼓噪。

        柔声道:“这个治国方向.....也是你算计之中的一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”吴宁略微一顿,“不是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码关系不大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平闻罢一阵感动,和他的复仇没有关系...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在太平的印象中,吴宁为了自己的事情,好像也没这么认真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还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再次放下纸张,看向屋外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.我只是觉得,现在时机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错过了...愧对子孙后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是时机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突厥新败,北方草原正处薄弱。而九姓世家的十数万族众又不得安置,是再好不过的时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与他的大计划关系不大,可是....错过了这个时机,也许华夏要等上近千年才能迎来下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就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....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像试一试!

        试着说服武则天,也许....可以彻底改变中华民族的命运!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....

        吴老八冲进门来,“九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宅外有个漂亮女人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不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漂亮女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还没怎么着太平一下蹿起来了?“哪来的女人?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立咧嘴一想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....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对!!叫什么上官婉儿,是什么...女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和太平听完,齐齐的送了吴老八两对大白眼球子!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小婉你都不认识,能不能再土鳖点?

        太平随之对吴宁问道:“她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也想不通啊....

        他和上官小婉好像就没正面说过话,更谈不上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不如吴启呢,那货还因为婉儿送他出宫,两人一起散了个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....请进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去把人带进来了哈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吴黎引着一位男装女子,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上官小婉不假。

        迎到厅门,吴宁不知深浅,礼数更是不能缺,拱手道:“上官才人大驾光临,子究,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婉儿回礼,一见太平公主站在穆子究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婉儿见过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客气....”太平昂着头,又恢复了公主威仪,淡然回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....落在婉儿眼里,咱们公主殿下,怎么看怎么像....

        女主人在对抗小三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暗笑,太平这个老女人,终于动了春心了?

        也不废话,省着太平误会更深,“婉儿此来,专为陛下传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请子究先生,入宫一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和太平下意识对视一眼....

        皆有几份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则天召见,这个好理解,吴宁是早就预料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....

        武则天召见,专门派上官小婉来传话,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,虽然是宫中的嫔妃品级,以才人之名侍奉武则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谁不知道她是大周女相?

        你见过哪个皇武召见臣子,派宰相去跑腿儿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却是不给吴宁思索的时间,“陛下正在宫中等候...武川候这就随臣妾入宫?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好的话语,让上官小婉说出了一丝暧昧之气....

        却是有意逗弄太平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....

        太平真上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暗骂:“个老女人,还想勾引我弟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....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平也不示弱,“正好本宫已经两日没入宫请安了,本宫就随子究一同走一趟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子究...

        把“先生”省了,听的小婉也是无语,骚浪还得是李家的女人骚浪哈...

        而吴老九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恶寒!!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哀嚎,“你们两个老女人,能不能别拿我寻开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斗归斗,入宫却是耽误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不分先后,出得李宅,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....

        还没出门,就出了状况....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走在前面,刚到宅门前,就见黑影一闪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...兄长...出门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启风风火火的冲进门来,手里还端着一碗冰梨膏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和上官婉儿撞了个满怀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小婉一声尖叫,冰梨膏正正好好,泼在胸前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说出来,结果吴老十倒打一耙,抢先一步:“你这婢子....走路怎么不带手眼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撞坏没有?来,给哥哥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探手掏出巾帕,欲帮这婢子擦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婢子....

        哥哥....

        太平和吴宁彻底无语,吴启简直就是个活宝!!

        把上官婉儿当成是太平的婢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婉儿,一脸铁青的看看胸前的一塌糊涂,又抬头恨恨的瞪着吴启!

        恨不得撕了他的嘴!

        “子期先生,这手眼带的,还真是齐全呢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启这才抬头看清,眼前的原来是上官婉儿!!

        老十登时错愕,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    拿着绢帕的右手....

        正好停顿在,上官婉儿,胸前的某个位置....

        软软的呢.....

        啊不对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官才人!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老十瞬间错愕,瞬间回魂。

        脑回路飞速运转!

        (时间定格!)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这是上官婉儿!我是不是叫她婢子了?我是不是责备她不带手眼了?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这个手感...不对....这个手的位置十分尴尬....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她还没发现手的位置不对....

        最后!!

        老十回忆起...

        我房中好像还有一套刚从益州稍过来的,广袖流仙裙,乃是今年还没上市的新款....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是打算送给吴巧儿的...

        嗯!!便宜你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官仙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(时间继续,才人变仙子了)

        吴老十嗷唠一声,面有惊恐!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呀呀!!今日怕不是百年大吉的黄道好天?上官仙子怎么驾临寒舍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吴老十很自然的一直腰,那只咸猪右手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上官婉儿的胸前....

        而小婉果然没有注意到,甚至因为一句“仙子”叫的极是诚恳舒坦,上官小婉都暂时性的忽略了胸前湿的那一大片!

        略有娇羞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瞎说什么...什么仙子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子究先生也是有官职在身的人,莫要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叫失了身份呢?”吴启厉声反驳,好像上官婉儿不让他叫仙子,那就是天大的罪过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仙子这般新清脱俗之人,又才华横溢不输男儿,不是仙子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生,前次与仙子一见,就认定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天下间,上官仙子若不称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九霄仙宫何称美?云顶楼台亦无光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嗯!

        好诗!吴启暗赞一句,我真特么是天才!!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婉儿的注意力又从仙子转到两句诗上。吴启心知,这事成了八分了!!!

        “罪过罪过罪过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真是罪过!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老十终于把目光放到了上官婉儿的胸前,“小生莽撞,却是唐突了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婉儿这时也是猛的一惊,感觉到胸前的湿腻,终于让她回过神来,略有不满的冷道:“子究先生,确实莽撞了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对!!”吴启点头认错,很是陈恳,猛的躬身一礼,“那仙子可否给小生一个补救之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神神秘秘的往上官婉儿身前靠了靠,还故意压低了声音,好像生怕吴宁和太平听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瞒上官仙子...长路镖局前些日子得有一宝,乃是蜀中神绣,潘婆婆耗时三年缝制的一件‘广袖流仙裙’!

        “广袖流仙?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一怔,这个名头...倒是有几分仙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启一惊一乍,“简直美纶美幻,人间难寻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生当时一看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说此等仙裙,除了上官仙子,还有何人能配得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就留下来了,准备有机会送与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....还真是有缘,在些相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仙子可否给小生一个机会,补偿过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”婉儿意动,“太过贵重,婉儿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愧啊!?”吴启不依,“仙子若是不穿,那才是对广袖流仙的最大愧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....”吴启搭眼又看了一眼上官婉儿的胸前,“已经这样儿了,总要换件新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....”婉儿再难推脱,“那就有劳子期先生,婉儿在此,先行谢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!!”吴启傲娇的一甩手,“客气什么?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!小生带仙子去看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拉起上官小婉折回宅中。临走之前,还跟吴宁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意为,怎么样?机智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平和吴宁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公主殿下更是看的傻眼....

        缓缓竖起拇指,“高....实在是高....连上官小婉他都能蒙混过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真人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上官婉儿那个高冷的性子,谁要是泼她一身汤,那还有善了?

        太平实在没想到,吴启这哄女孩的本事,这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.”吴宁则是欣慰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出一句,“不错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我当年五成功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。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9259057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