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獒唐 > 第二二二章 味道

大发快3走势图—大发快3开奖结果

        吴宁进京,终归是要见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年谋划,可以说,从踏京城那一刻开始,每一种可能,每一道关,都已经在兄弟们的考虑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吴启有点想不明白的是:怎么吴老九第一个要见的人会是李裹儿?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楼下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,兄弟三人合上雅间的门,坐回桌案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启忍不住看着吴宁道:“在我看来,你隐姓埋名八年,今朝出世,总要先知会太平公主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不济,把狄胖子约出来,当面罗对面鼓,把那老头儿的立场问清楚也是好的,为什么非要先见这个跋扈丫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想刚刚李裹儿不把掌柜的当人,对武崇训呼来喝去的霸道样子,吴启就是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丫头已经彻底变了,就像一颗炸雷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咱们都赔进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并没有吴启那么激动,淡然道:“正因为裹儿的不确定,所以才要先搞定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启凝眉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问你。”吴宁认真地看着吴启,“如果......我们在京师露面儿,有故人或者八年前见过我们的人,认出我们就是房州下山坳的吴姓族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你最不愿意遇到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吴启略有愕然,随着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们早就反复地思量过了,洛阳城中,有可能认得我们的,只有三四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平公主、狄仁杰,剩下两个就是李重润和李裹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益于当年贺兰敏之的防患于未然,当武氏兄弟到房州之后,吴宁就生了“水疹”,满脸麻子痘与毁容无异,所以,武氏兄弟虽然与吴宁面对面地吃过饭,但是,却还真不知道吴宁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李显夫妇虽说是长驻房州,但是,当年的李显可没把一个山里娃子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年在吴宁家吃过一次饭,也是和吴宁面对面地呆过,可那之后,除了李重润和李裹儿,李显夫妇就再也没来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吴启则是更彻底,武氏兄弟来的时候,他正好去娘舅家了,与这些人连照面儿都未曾照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现在京中认得吴宁和吴启的,只有太平公主、狄仁杰,还有李重润和李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要问这四个人里,吴宁最不愿意遇到谁?好吧,那还用说吗,当然就是李裹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平自不用说,拿吴宁当亲弟弟一样看待,感情几乎超越了皇家姐弟之情,与百姓亲情无异。

        狄胖子有点摸不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八年前就把他们揪出来了,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,既不告发也不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八年都过去了,吴宁当然也不担心他会突然把他们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重润,吴宁也不太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年前就看得出来,那是一个直得结交的坦荡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据吴宁所知,八年前,李重润得知吴家大难,还和其父李显大闹了一场。质问李显为什么当夜就知道情况却不施以援手,毕竟吴家可是救过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以为吴宁他们都死了,李重润还亲去下山坳祭拜,吴家死难者的遗体亦是李重润帮忙安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品,甚至对吴家有恩,吴宁当然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这个李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位小祖宗,要是真在大街上或者什么地方遇见,以她不管不顾的秉性,敢直接喊出哥儿几个的真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啊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启既然都能想到这儿了,吴宁也就少了很多的唇舌,“裹儿尚不成熟,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,她是不会像太平、狄仁杰那般暂时隐忍不与相认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一来....”吴宁一边说,一边把桌案上的一个瓷碗推到虎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当下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与她相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否则,现在不认,将来说不定就在哪儿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虎子示意,“去吧,把这个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虎子点头,端起碗来,就出了雅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吴启虽然心里认同了吴宁的说活,但是还是有点担心,“她变成这个样子,还能记得当年的情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站了起来,走到门前,看着楼下的李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,她还没到无药可救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楼下,李裹儿依旧歪坐着,对于邀月楼送上来的餐食,挑挑拣拣,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见楼上一个雅间的门开了,随之走出一个胖子,安乐公主似乎终于找到了宣泄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!把筷子往桌子上猛的一拍,“王、掌、柜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吃了熊心,还是豹胆?这儿怎么还会有人!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掌柜差点没跪地上,我的姑奶奶啊,人家是先来的,好不啦?

        刚要上前解释,李裹儿却是不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瞎吗?把这肥猪给本宫打出去!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你看。”楼上吴启一脸蛋疼,“我说什么来着?这丫头她就不知道讲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一班侍卫已经向虎子靠了过去,吴启面有焦虑,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却是不急,“再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虎子一手端着碗,已经转下了楼梯,另一只手则是按住了腰间一把暗藏的短匕,两个眼珠子猛然一瞪,杀机尽漏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侍卫本以为是个普通百姓,上前招呼几下,应付了差使,把人扔出去就算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刚对上吴三虎的眼神,二人登时一惊,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股气势,非但是真见过血,杀过人的猛角色所不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意识按住刀柄,甚至随时有抽刀搏命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此时也看出了自己侍卫的反常,这才正视了一眼已经转下楼来的那个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看不要紧,“且慢!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怔住了,缓缓站了起来。看着虎子道:“你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着好生面熟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虎子没说话,眼中的杀机渐渐敛去,淡淡地看了那两个侍卫一眼,随后安然越过,来到了李裹儿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手中瓷碗轻轻地放在桌上,“我家兄长,让某把这个送给殿下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虎子再不多留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两个侍卫身边,亦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,而那两个侍卫此时,已经被冷汗沁透的衣背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叫一声侥幸,却是连保护安乐公主的职责都吓的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李裹儿已经没有心思追究侍卫的失责了,她呆呆地看着那胖胖的身影复又登楼,走进那间雅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慢慢地收回目光,落在桌上的那个瓷碗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碗......酸奶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别家的酸奶不同,白白的奶浆很是浓稠,其间还掺杂着许多细碎的桔子肉粒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更不敢相信心中的那一丝侥幸。

        呆呆地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年!

        她吃遍天下所有的酸奶,却是已经整整八年,没见过这样的酸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李裹儿也不知道怎么了,她....

        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泪水不自觉地朦胧了双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不敢相信,不敢去想那一丝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慢慢地,慢慢地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慢慢地拿起勺子,生怕舀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小心翼翼地舀起那么一丁点的酸奶,缓缓地送入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闭目....

        回味!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李裹儿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夏花初绽,带着春的温和,又饱含着炫目的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....这个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啪,李裹儿手中的瓷勺轻轻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她抬头看向楼上,猛然间,李裹儿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一道红霞,迫不及待地冲上楼去,没入在雅间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李裹儿已经消失在那门后,楼下的侍卫,还有王掌柜,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已经看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家殿下....京中女霸王.....何时曾如此温和?如此灿烂?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雅间之中,李裹儿已经十分确定,面前的人就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她记起了那个胖子,更记起了那个好看的不像话的小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李裹儿还是不敢相信,还要最后确定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一席白衣,披散着长发的吴宁,李裹儿再次朦胧了双眸: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....你是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(时间定格)

        【原本这个时候,吴老九已经看出来李裹儿有些失控,为了让这个傻丫头不会真的把他的名字吼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下面的台词应该是,“别激动,小点声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是....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李裹儿梨花带雨的样子,吴老九鬼使神差地没有把这句扫兴的话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决定....“装个逼。”】

        (时间继续)

        吴宁缓声淡然道:“可惜京中只有桔子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房州蜜柑才最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一声兴奋的尖叫,高兴的快要蹦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心里咯噔一声,“坏了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宁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李裹儿喊出第一个“宁”字的时候,吴老九神一般的反应,飞身扑了出去,一把按住了李裹儿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站立不稳,整个人都歪在了吴宁怀里,一双大眼睛惊慌地看着吴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叫!!”吴老九形象全无,装逼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害死我啊!?”

        威胁似的看着李裹儿,“不许叫!”

        缓缓松开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哥哥!!”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吴宁又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脸被李裹儿打败的模样,“我现在是叛党,不能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眼珠儿转了两圈,算是刚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。不停地点头,算是被吴宁说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宁这才敢松开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哥哥!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还是没忍住,兴奋地叫出了声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还好,有所收敛,是从喉咙里低吼而出的。一把抱住吴宁的手臂就不松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知道!!我就知道你不会死!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实在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悦,高兴地抱着吴宁的手臂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苦了楼下的侍卫和王掌柜的,什么情况啊?怎么公主殿下进了那个雅间,楼板都跟着颤呢?

        侍卫想上去一探究竟,可是又了解自家主子的心性,这要是没她同意就敢上去打扰,非扒了他们的皮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得在楼下怯生生地嚷嚷,“殿下....没事儿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....我们可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楼板动静停了,随之而来,是微不可闻,隐隐传来的抽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....你们不准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雅间里,李裹儿抱着吴宁的手臂在哭泣,在诉说着八年来的苦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对裹儿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把头埋在吴宁的手臂里,“宁哥哥走了,姑姑走了,他们又像以前一样对裹儿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裹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,再也没人对裹儿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家惨案一出,武则天把罪责归结到吴家和贺兰敏之谋反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义灭亲之举保住了朝堂,却让李显又回到了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里,李裹儿的日子又怎会好过?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宁轻轻拂着她的长发,安慰着李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又见着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吴启看的直咧嘴,调侃地嘟囔了一句,“这都多大了,咋还让人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裹儿白了他一眼,“我乐意,你管不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!”吴启仿佛也回到了八年前,回到了那个李裹儿和巧儿两个小丫头,天天黏着他们撒娇的年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管不着,行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....”话锋一转,“咱们是不是该换个地方?那个武崇训可是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崇训屁颠屁颠的拎着一个巴掌小坛子回到邀月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来,没见着李裹儿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侍卫答道:“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了?”武崇训不干了,特么溜傻小子呢啊?让本公子去买酸奶,自己却跑了?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再一想,不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两个侍卫好奇道:“她走了,你们还在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公子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我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您别跟着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....”武崇训越来越觉得不对,“她去哪了?还特意让你们嘱咐我别跟着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”两个侍卫相视一笑,“这就不能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不让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崇训一翻白眼,登时心领神会。探手入怀,摸出两块分量不小的金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把塞在侍卫手里,“拿去,贪死你们两个杀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嘿嘿!”侍卫挨了骂也不害怕,武二公子那是出了名的好说话,不然二人也不敢敲这个竹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既然收了钱,那自然要把职责尽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侍卫一边分了金豆子,一边认真的对武崇训道:“二公子,说实话可不许动怒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!”武崇训笑骂一声,“再有半句废话,本公子撕了你的臭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啊...”侍卫撇着嘴,“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怕是做不成我家驸马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武崇训吓了一跳,“说清楚点!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   ,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8908626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