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獒唐 > 第二零一章 开府设馆

大发六合—大发六合图库网

  孟道爷都听傻了。

  “你说谁?武承嗣和领兵屠村的那个?”

  心说,不会是打击太过沉重,这娃子脑壳被敲坏了吧?怎么还竟说胡话呢?

  “咳咳!”孟道爷清了清嗓子,觉得现在是时候好好疏导一下吴宁了。不然,这孩子就废了。

  “九郎啊!”

  吴宁:“你说。”

  “你要挺住啊!”

  “你看看老八他们,现在都是六神无主,形若呆尸。”

  “他们就算再刚强,可毕竟还太年轻,都吓坏了,大伙唯一的指望就剩下你了。”

  “如果你也垮了,那吴家可就真完了,祖君和你四伯他们也就白死了!!”

  “还有什么希望?还谈何复仇?”

  “虽然我知道,你心里肯定不好受,但是现在....”

  “你得笑!”

  “你得挺住!不光为了你,更为了你的这些兄弟,还有死去的亲族啊!”

  孟道爷现在简直就是个干传销的,信誓旦旦地又道:

  “你放心!我孟苍生从今往后,与过去再没有半点瓜葛。下山坳也是我的半个家,不管今夜的幕后真凶是谁,哪怕是当今陛下,我都跟你一起报此大仇!”

  “所以,你得笑,得稳住,得扛起吴家的重担!”

  “可不能....脑子不清醒啊!”

  孟道爷心说,要是真傻了,那这帮人可就都没希望了啊!

  却不想,吴宁白了他一眼,“说什么呢你?”

  踏雪前行,神情漠然,“我把最后一滴眼泪留在祖君家里了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孟道爷暗道:你蒙谁呢?

  “那你还.....还救仇人?”

  只见吴宁咧嘴一笑,转头看着孟道爷。

  “救他,正是为了报仇呀!”

  “他们每一个人,在我吴宁复仇之前,都要活着。”

  “好好地活着!”

  而吴黎、吴启被吴宁的话所吸引,直勾勾地看了过来。

  只闻吴宁的声音在夜空中回响:

  “我会帮他们好好地活着!”

  “因为,他们的命,都是我吴宁的!”

  “除了我,谁也不能让他们死!”

  “......”

  孟道爷一个激灵,只觉脚下生寒。

  “呵...呵呵。”干笑两声,“你还是板着脸吧,笑的有点瘆人。”

  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半个月之后,吴氏谋反,李谌顺势剿灭的消息,才由武承嗣慢吞吞地带回了京城。

  “什么!?”

  武则天的第一反应是: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  指着武承嗣,颤抖出声:“你....你...你再说一遍!?”

  “臣...万死!”

  武承嗣直接拜倒在地,头都不敢抬,“臣有罪啊!”

  “当时,李将军在村中搜出巨款,还有诸多兵刃。因为贺兰敏之在村中的缘故,臣就多了个心眼儿,暗自说,这贺兰敏之不会是鬼迷心窍,欲图不轨吧?”

  “哪成想,这话被李将军听了去。臣入城之后,这...这李将军就自作主张,大举攻村了。”

  “混账!!”武则天勃然大怒,整个人从龙椅上跳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这帮混账!!”

  “陛下息怒!”

  “陛下息怒!圣体要紧啊!”

  下首的文武武三思、李旦等人无不跪倒在地,上请武则天息怒。

  唯独太平公主怔怔地站在那里,下意识问道:“吴宁呢?”

  “这......”武承嗣为难地一紧眉头,“吴氏族人反抗,与金吾卫战于一处,后来又起了火势,多半是....葬身火海了吧?”

  “......”

  太平只觉天地倒转,已是面无人色。

  吴宁死了?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!!?

  一个多月前,二人还谈笑风声,吴宁还嘱咐她千万别变坏。

  怎么说死....就死了??

  不可能!!

  太平根本不愿意相信,也不能接受吴宁已经死了。

  ......

  另一边。

  武则天怎么可能息怒!?

  她万万没想到,自己亲下圣旨,这帮人还敢这么干?还敢让吴宁死于非命!?

  “说!”老太太已经下了龙椅,一步步逼近武承嗣,“是不是你的主意!?”

  武承员闻之大惊,哪敢承认?

  急急叩首,把头磕的咣咣直响。

  “臣有罪!臣不该不盯着李谌行事。臣失查,臣万死!但臣纵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违抗圣命,擅作主张啊!”

  “况且....”

  “况且,臣与贺兰敏之素有旧交,怎么可能加害于他啊!”

  “哼!!”武则天冷哼一声,“你不会加害于他?你以为朕不知道你心想的是什么?”

  “......”

  武承嗣听闻此处,把头垂得更低,状若筛糠。

  “陛下!!”却是一旁的李旦与武三思齐声下拜。

  “陛下,现在并非追责之时啊!”

  “李谌胆大妄为,用兵诛杀,必然会惊动四方。陛下还是先想一想,怎么过朝臣这一关吧!”

  毕竟贺兰敏之是在逃重犯,而武则天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带回京城,已经是违背王法,有损天威。

  此事一但传回朝中,那些别有用心之人,看不贯女人做皇帝的人,会如何利用?御史台那些标榜直臣的老顽固,又将怎样追责?

  刚刚即位的武则天又敢不敢冒这个险,在这个时候还要偏袒贺兰敏之和那个孩子?

  李旦和武三思一下子就说到了点子上,切到了武则天的痛处。

  “母亲!”李旦拜倒在地,“敏之兄长已经死了,可是江山社稷尚需您来操持。”

  “事已至此,更要千万小心,以防引火上身啊!”

  “......”

  武则天眼神飘忽,神态连变,颓然地坐回龙椅。

  而李旦三人一看,登时连连扣首,“陛下圣明,权衡三思,当知时机未到啊!”

  “.....”

  武则天再一次的沉默了。

  李旦说的对,她确实喜欢吴宁,更不想吴宁死。甚至他的死迅会让老太太愤怒,乃至失控。

  可是,人死灯灭,当下最主要的是,怎么把李谌搞出来的这个乱摊子捂住,万万不能给外人借题发挥,进而威胁皇位。

  不行!!

  老太太暗自摇头,一定不让因为此事而威严扫地。

  ......

  而另一边。

  太平公主看着武承嗣、武三思,还有李旦拙劣的表演,笑了。

  “哈....”

  “哈哈....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!!!”

  公主殿下的笑声在大殿之中回荡,甚是诡异,更有些吓人。

  “你们....演够了吗!?”

  只当龙椅上的武则天不存在,太平公主彻底怒了。

  “除掉了一个吴宁,又以朝臣相胁,你们是不是很高兴?很庆幸!?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!!”

  太平越笑越狂,旁若无人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!!”

  “太平!!!”武三思神色骤变,“你干什么?说的是什么疯话!?”

  “疯吗?“太平又笑一声,“本宫怎么不觉得?本宫说的哪里不对!?”

  “少了他,不就少了一个人和你们争?”

  “你!!”武承嗣脸都白了,一向寡言少语的太平今天是怎么了?

  急忙转向武则天,又是一计重叩,“陛下!!太平今日失常,陛下莫听她胡言!”

  “......”

  可是武承嗣没想到,老太太没接他的话茬,就那么冷眼坐在龙椅之上,默默地看着太平发疯。

  说白了,太平误打误撞,不但是宣泄自己,也是帮老太太在宣泄。

  迫于形势,她现在可能不会把武承嗣怎么样,但是不代表她不愤怒。

  太平所说的话,正是老太太想说,而又不能说的。

  只不过,武则天没想到的是,太平这次可不仅仅是宣泄那么简单。

  “少了他,不就少了个人和你们争?”

  “好啊!”太平已经笑靥如花。

  “本宫偏不让你们如愿,本宫来再给你们找一个对手!”

  猛的一转身形,面朝武则天,“儿臣,有本奏!”

  “尽管奏来!”

  “儿臣想要开府设馆,广纳英杰,为母亲分忧!”

  “还望母亲....准奏!!”

  噗!!!

  武承嗣、武三思,再加一个李旦,无不是一口老血上涌,险些喷出来。

  她......

  她要干什么!?

  开府?设馆!?

  “......”

  三人面面相觑,半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太平开府设馆,意味着她要参与政事,意味....

  大唐除了女皇,又将有一个皇女舞动风云。

  而更让三人意外的是,武则天连想都没想。

  “准奏!”

  只有两个字,让三人的心直往下沉。

  “谢母亲!!”

  太平躬身一礼,转身就走。和这三人多呆一会儿,她都觉得恶心。

  此时,公主殿下满脑子都是她从房州临行之前,吴宁对她说的那句话:

  ......

  “太平!”

  ......

  “千万别变坏啊!”

  ......

  “好,我尽力。”

  ......

  闭上眼睛,热泪夺眶而出。

  已经行至殿门前的太平公主喃喃道:“我尽力了....”

  可是,为了你这个弟弟,变坏又如何!?

  你真的死了吗?

  太平不信,那个滑溜的小混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!?

  一定不会!

  一定!

  不会!

  忍不住回身看了三人一眼,太平再次露出妩媚一笑。

  “三位兄长,从现在开始,应当日夜祈祷。”

  “祈祷吴宁......真的死了!”

  “你,你在说什么胡话?”

  太平笑着摇头,“非是胡话。”

  “若他真的没死,呵呵....”

  “那三位兄长一定后悔有今日,后悔招惹了一个叫吴宁的人。”

  “等他出现在这儿的时候,你们才会明白,到底惹了一个什么!”

  ......

  。

  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872856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