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獒唐 > 第一四九章 反常

大发11选5客户端下载—大发11选5手机客户端

  武则天最后心情又不错。

  连上官婉儿这个近臣女官都看得出来,许是房州吴宁那一箱子奏折的缘故,不但帮老太太出了不少主意,甚至他没在奏折中提起的事情,武则天举一反三,也通顺了不少。

  最近,老太太游园的次数明显有增,且看奏折处理朝务的时候,眉头也舒展了许多。

  此时,陪在武则天身边,在满园夏花之间缓步穿行,上官婉儿忍不住道:“臣妾都记不得上一次陪圣后游园赏花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武则天淡淡地笑着,她确实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今年一样松弛了。

  柔声道:“以后却是要多来的。”

  “那臣妾可是要多多提醒着圣后呢,以免圣后又忘了今日的许愿。”

  “好啊!”

  得到武则天欣然的应允,上官小婉也更放得开了。

  闲话道:“其实,也怪不得圣后以往少了这分闲情,若是朝务都像今年这般顺心,圣后自然有闲暇出来转转。”

  武则天一听,又笑了,“傻孩子,朝务哪年都一样,哪有顺心的时候?”

  “......”

  其实上官婉儿想错了,武则天心情好,还真不是因为朝务顺通。

  正如老太太自己所说,一国之政,哪有顺心的时候?这里通顺,还有那里的麻烦等着武则天去拿主意,是永远也解决不完的。

  老太太之所以心情好是因为,那个吴老九......终于心情不好了!

  她也是人,而且是个女人,也有七情六欲。

  周兴现在就是不露面,吴老九不想交出炭窑,可有劲也使不上。

  看着这个恼人的臭小子吃瘪,武老太太莫名的就高兴。

  这几天,老太太甚至一直在想,那小子会不会为了一个炭窑彻底不顾脸面,上书来求她?

  这让武则天生出一种新鲜的恶趣味:

  你来求我啊!求我,我就高举贵手,放你的炭窑一马。

  哈,连武则天自己都没意识到,这个远在房州,也说不清应该管她叫大母,还是叫祖奶奶的吴老九,居然让她体会到了久违的亲情乐趣。

  ......

  武老太太自己想着想着,居然笑出了声,忍不住道:“周兴这回,还是甚和吾意的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上官婉儿浑身一震,这才知道,原来武则天心情好,不是因为朝政,而是房州那个吴宁。

  又是那个吴宁?

  心说,真是奇了。

  状着胆子打趣道:“那圣后可别抱太大希望。”

  “哦?”武则天停下脚步,“怎讲?”

  只见上官婉儿泯然一笑,“依那小子的坏劲儿,可是比周都事凌厉上百倍,说不得又弄出什么花样,让周都事措手不及呢。”

  “......”武老太太瞬间不高兴了,细想之下,还真有这个可能。

  要不要下旨提醒一下周兴,可要躲着那小子点。

  想到这儿,老太太有些哭笑不得,怎么还治不了这个破孩子了?

  一旁的上官婉儿见武则天面容有变,心知这本来的一句玩笑,还真让武则天情绪有变,急忙往回找补:“其实圣后也不必担心,无论他怎么闹,最后还不是得圣后一言决断?”

  “任他折腾,圣后不理他便是了。”

  “嗯,有道理。”

  武则天也觉得,吾乃天下之主,我要收你的破窑,你能怎样?再怎么挣扎,最后结果都不会变。

  正想着,有内侍太监急步近身。

  “启禀圣后,凤阁平章事狄仁杰,有快马来奏。”

  “哦??”武则天眼前一亮,狄仁杰这么快就把房州的事办完了?

  “呈上来。”

  结果,武则天翻开一看,登时无语莫名。

  哀怨自语道:“狄怀英啊狄怀英,怎么你也助纣为虐,给我帮起了倒忙呢?”

  “圣后....”

  上官婉儿诧异地看着武则天,心说,这是怎么了?房州又出什么变故了?

  武则天没应上官婉儿的呼唤,而是失神地把奏折交到上官婉儿走里,随便寻了一石墩坐了下来。

  而上官婉儿展开奏折一看,“这.....”

  可是吓的不轻。

  狄仁杰这不就是抗旨吗!?

  他不但牵连了,而且是可着劲儿的牵连。简直就是拔出萝卜带出泥,这是要一网打尽的意思啊!

  抬头看着武则天那一副沉思之状,“圣后,要不要臣妾拟旨,把这事压下来?”

  “......”

  武则天没说话,她在权衡。

  如果真如狄仁杰奏折上所书,那周兴他们可真的就是撞在刀刃上了。

  如果....

  老太太心说,如果舍弃了周兴等人,能顺理成章地把民贷归拢为官,那......

  那周兴他们也算死得其所了!

  此时,武则天紧紧攥着拳头,从那个游园赏花的老太太,又变回了天下之主、大唐权柄。

  虽然心有不甘,可是,似乎也没什么可犹豫的了。

  “把狄怀英的奏折送到大理寺去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!”

  “啊!?”上官婉儿整个人都僵在那里。

  刚刚圣后还在夸赞周兴办事得力,谁能想到盏茶工夫,就落得个交由大理寺公事公办的结果。

  当真是:伴君...如伴虎!

  ......

  “给太平去封信。”

  武则天已经站了起来,“告诉那个小子,炭窑不要他的了,以后少给我惹点事!”

  奏折是狄仁杰送上来的,可是,要说这里面没吴宁什么事儿,武则天根本就不带信的。

  悻悻然地往回走,“还有!”

  猛的又定住,“等房州的案子一完,把狄怀英给我打发到岭南去!不知深浅的东西,妄费吾一番栽培!”

  “......”

  上官婉儿更是错愕,连狄仁杰也没逃过龙颜一怒。

  可是,为什么吴宁却毫发无伤呢?

  真的只是不想杀吗?这未免也太牵强了。

  .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时近七月,吴宁心情大好。

  武老太太不要他炭窑的事,已经早就消息到了他的耳朵里。

  心说,怎么样?让太平上的那道奏折还是有点用的吧?老太太还真怕他把酷吏都折腾光了。

  不过,就算没折腾光,也差不多了,就剩下来俊臣一颗独苗,现在也看清了时局,开始夹起尾巴做人了。

  本来还要持续多年的酷吏政治,因为一个炭窑,就这么......

  团灭了。

  ......

  唯一让吴宁有点奇怪的是,武则天这回居然没迁怒于他。

  不但没罚,连敲打都欠奉。

  这倒让吴老九有点不适应,武老太太有那么惯着我吗?

  这事儿不能细想,有太多太多疑团是吴宁解不开的。

  索性不去深究,享受起难得的平静来。

  ......

  可是,吴宁没想到的是,他的寻翠居,在这个时候迎了一位早就应该来的客人——

  狄仁杰。

  这一老一少,同在房州数月,终于在狄仁杰就要离开的时候碰面了。

  而且,还是狄胖子主动来找的吴宁。

  ......

  ,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8418438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