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獒唐 > 第一四八章 换着扛雷

大发六合彩首页

 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,这段时间,周兴依然不在下山坳露面。

  吴宁倒也不和他纠结了,他不来更好,那几个文吏又不敢把吴宁怎么样,正好让吴老九可着劲地拖着。

  交割炭窑,那总得清点一下吧?

  清算存炭,吴宁就点验了二十来天。

  之后还得对账,估计没两个月是下不来的。

  而这期间,房州乃至整个大唐也是大事不断。

  先是狄仁杰秉公办案,在王弘义勾结僧众的问题上大作文章,房州佛寺侵吞民财、霸占土地的问题也被扯了出来。

  致使狄仁杰在结案之时,不得不把房州僧众借贷害民的案子单拿出来,上报武则天,通陈僧众借贷之害。

  武老太太看了狄仁杰的奏折,当然是大为光火。

  与此同时,恰巧东都本地的也传出了一起寺院放贷逼死良人的案件。

  两案关联,不用武老太太说,朝堂官员已经警觉起来。一连几天上奏武则天,要彻查全唐佛寺,严禁放贷危害百姓。

  武则天准奏,至此拉开了大唐整顿佛寺的行动。

  史称:“载初治佛”。

  ......

  可是正如吴宁所料,民贷是原始自然经济生态下的刚性需求。寺庙不让借了,总会有逐利的资本马上进入状态,填补这个空缺。

  可是,说心里话,这些纯粹以暴利为目的的放贷商人,还不如寺院。

  起码和尚上面还有个佛祖约束,僧侣还不至于做得太过出格。就算有逼死人命,官僧勾结的情况,那也绝对就是个别现象。

  可不像逐利的富户商家,他们可是真的会吃人的啊!

  仅仅只过了一个月,民间借贷乱象丛生,危机四伏,已经有朝臣发现端倪,向武老太太发出警告了。

  .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吴宁此时,手里攥着一份还没发出去的奏折,正是之前和太平公主商量好,以太平的名义上报武则天的那份奏折。

  “时机成熟了?”

  太平在一旁看着吴宁,这份奏折发出去,意味着吴宁又要面临一份凶险。

  “嗯。”吴宁点了点头,把封好的奏折递给他旁边的孙宏德。

  “劳烦大令,快马飞驿送抵京师。”

  “这....”孙宏德小心接过,“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啊?”

 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吴宁到底打的什么主意,到底从王弘义那儿挖出什么来了。

  “呵....”

  吴宁一想,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,于是就把那天到底从王弘义那挖出了什么,一一告诉了孙宏德。

  孙大令一听,“这....这奏折上写的就是这个事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孙大令胀红了脸,憋了半天,“你行!!神了!”

  “不是,你怎么知道周兴他们合伙放贷的事肯定有用?”

  “呵呵。”吴宁只是干笑,这叫经济规律,说了你也不懂啊!

  “猜的,大令只管发出去便是。”

  没想到,孙宏德摇头,“不行!”

  他是没吴宁脑子转的快,可是他也不傻。

  也不管太平公主就在身边,“以殿下之名发出,那不就和九郎发出去的一样吗?圣后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咬牙沉吟,“要不,以本官之名发吧?”

  “打住!”吴宁赶紧制止他这个想法。

  “你可抗不下来,莫要与家人招祸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孙宏德一阵无言,吴宁说的对,他这个小小州官还真顶不了这么大的雷,拿着太平公主的奏报颓然回走。

  一面懊恼自己官微权弱,在这个级别的争斗面前,连个看客都算不上。

  一面又感叹,吴九郎将来必定成为一个风起云聚的人物,小小年纪,白衣之身,就已经入局了。

  这一刻,孙宏德无比渴望入局,无比渴望可以到朝堂之上走一遭,证明自己。

  好吧,孙大令文人的酸劲儿上来了。

  而且,来的很不是时候,差点要了自己的命,也差点坏了吴宁的好意。

  ......

  且说这位爷回到府衙,没有按吴宁说的那样,马上把奏折发出,而是呆呆地坐在职房里发呆,还在想着路上那些破事。

  凭什么吴老九能入局,他孙宏德却入不了局?

  凭什么吴老九能扛得下来,他孙宏德就扛不下来啊?

  凭什么我孙宏德堂堂七尺男儿,饱读圣贤之书,却要一个山里娃娃挡在前面啊?

  那炭窑我也有一成份子好不啦?我才是房州父母官好不啦?

  要冲锋陷阵,那也应该是我孙宏德打头阵好不啦!?

  “......”

  吴宁要是在这儿,非气死不可。

  你以为他愿意冲锋陷阵?你以为他愿意入局?你以为他就不怕死?

  他特么要不是高宗的亲儿子,武老太太又不想杀他,借他几个胆他也不敢这么折腾。

  殊不知,把吴宁当山里娃的才是真傻子,不知道这位比谁都有能力顶这个雷。

  可是不行啊,孙大令上头了。

  越想越不对,越想眼神越坚定。

  这事不能让吴宁来,他一个庶民,圣后再喜欢也说砍就砍了。

  可我是官啊,大不了流放岭外呗!

  我来!!

  想到这儿,孙大令毅然决然地拆开了太平公主的奏折,重抄了一份,唯独署名之处,换成了——孙宏德!

  ......

  本来吧,孙大令老老实实地把吴宁那份奏折发出去什么事儿都没有,可偏偏老哥儿“高洁”了一回,耽误了这么一会儿。

  结果,在外监办索元礼案的狄胖子回来了。

  站在孙宏德边上,看他抄奏折站了半天,孙大令居然都没发现。

  直到孙大令抄到即将落款之处,狄仁杰才忍不住发声:

  “这个吴宁果然没让本官失望!”

  “啊!!”

  孙大令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是狄公。

  “狄,狄公....什么时候回来的!?”

  狄仁杰淡然一笑,拿起孙宏德已经抄好的奏折又好好看了看,满眼都是欣慰。

  “回来有一会儿了。”

  说着话,从孙宏德手中拿过笔来,在落款处挥毫写下——

  狄、仁、杰,三字!!

  “不可!”

  孙宏德急忙阻拦,却被狄胖子一眼瞪了回去。

  “你我不是之前说好的吗?怎么?孙大令现在又想和老夫争功了?”

  孙大令急了,“这哪里是功,狄公万金之躯,万不可义气用事!”

  只见狄仁杰笑了,“计,是老夫定下的计,理应由老夫来承担。”

  说着话,把奏折封好,也不劳烦孙宏德。

  “来人,快马送京!”

  ......

  。

  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8413166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