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獒唐 > 第一零九章 汗毛炸立的可能

大发排列3官网

  “你可是李裹儿?”

  吴宁突兀一句,让两个孩子略有错愕。实在没想到,这个客店掌柜会冒失一问。

  殊不知,就算刨去吴宁是看着李裹儿出生这一件过往,单从血缘上来说,吴宁也是这两个孩子的叔叔。

  吴老九见两个孩子都不大,也就没那么太过讲究。

  而此时的李裹儿下意识地就往男孩身后躲,大眼睛溜溜地瞄着吴宁,奶气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  吴宁笑了,小姑娘长的跟瓷娃娃一般,甚至可爱,又比巧儿还要小上一点。

  “因为人人都知道庐陵王殿下有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啊?”

  哪成想,小姑娘一撅嘴,“不对,是郡主喱。”

  随后抓着男孩的衣角还是不肯出来,“嗯,我父王是王爷,你不可以这样和我说话。”

  “......”吴宁一阵无语,小姑娘还挺有范儿。

  这时,那男孩向吴宁一礼,开口了,“舍妹平时鲜见生人,小郎君莫怪。”

  吴宁讪笑摇头,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我怪什么怪?

  抬头看那男孩,倒是让吴宁意外。这男孩看样子还不到十岁,可是言谈举止颇为有礼,却有几分皇家风度。

  一边回自己房里取出一个泥封的陶罐,一边与那少年闲聊。

  “敢问小公子姓甚名谁啊?”

  男孩一礼,“李氏,重润。”

  “李重润?”

  吴宁心说,那就是李显的大儿子呗,原本叫李重照。

  可惜就在前几个月,武老太太可能是嫌自己的原名“武媚娘”不够霸气,让中书侍郎宗秦客生生造出来十二个新字,取其中之一,“曌”字为名。

  听听,日月当空是为‘zhao’,也特么够有才的。

  可是,老太太这确实舒服了,但李重照就倒霉了,他名字里这个‘照’与曌同音得避讳,于是只得改名叫李重润。

  吴宁这一边想一边乐,这老太太名字起的霸道,人也霸道,连亲孙子的名字都不放过。

  到灶房里要了两个碗来,带着两个孩子寻一处坐下。

  李裹儿探出脑袋,看着吴宁拍散陶罐上的泥封,忍不住道:“是酒吗?父王不让裹儿喝酒的。”

  吴宁更乐,“当然不是酒了,是酸乳,你喝吗?”

  一听是酸奶,裹儿胆子大了起来,来是陶罐边上巴望。

  “酸乳好,裹儿最喜酸乳。”

  “可是....”小姑娘又不懂了,“酸乳为什么要封起来?”

  “因为我家的酸乳大唐独一份啊。”

  这是上秋之后,用鲜果腌起来的果味酸奶,不像稀奶容易坏。腌了半冬,又彻底融合了果味,应该就是李裹儿和李重润这种年纪的孩子最喜欢的了。

  说着话,吴宁从陶罐里舀出一碗,加了蜂蜜,递给李裹儿。

  “尝尝吧。”

  李裹儿新奇的紧,还是一次用勺子吃酸奶。

  看了眼李重润,见兄长点头了,这才拿起勺子,舀了一点放在嘴里。

  登时眼睛一亮,“好吃。”

  吴宁又盛起一碗递给李重润,“你也试试?”

  李重润见妹妹吃的香甜,毕竟也是孩子,已经是跃跃欲试了。

  可还是朝吴宁深施一礼,“多谢小郎君!”这才闷头吃了起来。

  吴宁淡淡地笑了笑。

 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,不论是李裹儿,还是李重润,他们成年之后可没有现在这么懂事有礼。

  李裹儿的狠毒与跋扈,是不输太平和韦妃存在。

  而李重润似乎也没那么乖巧。否则他也不会去招惹武老太太的男宠,而引来杀身之祸了。

  可是,李显的废帝身份,扭曲的家庭环境,使这个两个孩子从一出生就面临着死亡的威胁。

  李显的处境也是刚刚有所好转,天知道,这五年间,他们这一家子过的是怎样的提心吊胆。

  小孩虽然不懂事,可是小孩也是最敏感的,这份谦虚与怯懦背后,并不是真正的为人礼貌,而是恐惧。

  这也就不难理解,将来的李裹儿为何扭曲到那种地步了。

  这让吴宁想到了自己,自己这一世的童年,何尝不是如此?

  何尝不是压抑扭曲的呢??

  下意识看了眼院子另一端谈笑风声的李显与武氏兄弟,还有陪坐在一旁有些格格不入的太平公主,不由苦笑,还特么什么童年啊?

  “老子这一辈子都别想消停了,算是跟你们撇不清喽。”

  .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其实,经过这段时间,吴宁已经想好了。

  身世他不能不管,生母贺兰氏的惨死更不能置之不理。可是怎么管,却和贺兰敏之所想的出入甚大。

  说白了,高宗之子这层身份,对于吴宁来说真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贺兰敏之想用他这层身份为贺兰家报仇,为他那张脸报仇。

  “.....”

  你当吴宁傻啊?

  那特么可是武则天,要是让她抓住吴宁,还有好?

  吴老九早就想好了,如果......

  如果贺兰氏之死与武则天无关,而又让他查出了是谁干的,那就简单了,想办法把真相捅到武则天那里去。

  老太太管了最好,就算不管,以吴宁的本事,把下毒的仇人拉下马,报仇雪恨应该不难。

  如果亲娘之死就是武老太太干的......

  那更简单了,等死吧!

  吴老九自认,无论哪方面,他都不可能是那老太太的对手。

  ......

  当然了,这只是一个玩笑。

  其实.,直到今天,吴宁已经基本确认,这生母之死不是武老太太干的。

  理由就是:他还活着。

  可能别人觉得,这个理由有点奇葩,可是吴宁却一点不觉得。

  因为,从最开始就有一个疑问,是吴宁一直都解不开,一直都想不明白的。

  也就是从第一次老太太赏了他五十斤大钱开始,这个疑惑就一直在吴宁心里怎么也想不通。

  .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回想太平公主到房州之后的种种,有一点是十分肯定的,那就是武则天对这里的一举一动都清清楚楚。

  包括肖老道、孟苍生、自己,还有太平第一次在问仙观里的谈话;还有那天武三思去问仙观,肖老道与武三思的谈话,武则天在千里之外都知道的巨细无遗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,因为吴宁在这里面的表面,武后下旨赏赐的原因。

  可是,她为什么要赏吴宁?

  表面上看,是因为吴宁说了“民苦”那番话。

  但细想之下,这并不合逻辑。

  这不就等于是明着告诉太平,告诉武三思,告诉吴宁,她在监视众人吗?

  你们私下里说的话我都知道,而且还因为私下里说的话深得武后满意而下旨赏赐?

  看似合理的一赏,好像也没那么合理吧?

  开始的时候,吴宁还以为老太太一时激动而疏忽了,或者,她根本不知道问仙观,还有在吴宁家里,这些人都说了什么。是太平、或者武三思,又或者是谁,专门捡老太太喜欢听的,告诉她的。

 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,而且可能性很大。

  武三思向老太太卖个乖,太平向母亲撒个娇,都有可能把房州这边的事情透露一点。

  但是后来,紧接着的第二件事,却让吴宁彻底打消了这个天真的想法。

  太平不可能把她给李贤去信的事告诉武则天,也不可能愚蠢到把自己怎么和睦武李都专门请教武则天。

  事实上,这个事儿吴宁还特意问过太平,确认她什么都没和武则天说。

 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武老太太的眼线确实无处不在,她确实能做到无所不知。

  所以,当她得知吴宁拦下太平给李贤的信之后,会打吴宁的板子。

  ......

  可是.,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:

  就是老太太想通过这顿板子让吴宁知道,不但李贤的事吴老九办错了。而且,她想让吴宁知道——

  “我确实什么都听得见!”

  ......

  但是,武则天为什么要让吴宁知道这一点?这不合逻辑。

  她没有必要,更没有那个闲心对一个房州的山里娃传达这样的信息吧?

  疑问到了这一步,又悬在了那里。解释不通,也理不顺。

  直到最近,吴宁才想出一种可能,而这种可能刚一在心头浮现,差点没吓得他调头就跑,远遁天涯。

  ......

  这种可能有几个先决条件:

  第一,武则天手眼通天。

  在她面前吴宁也好,太平也罢,包括武三思、武承嗣这些人,所谓的密谈都不成立,老太太已经两次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第二,武则天对吴宁似乎出奇的上心,最起码是超出了对平常百姓的关注。

  第三,直到现在,吴宁还活着!!

  想像一下,在这样三个先决条件之下,吴宁等人所谓的密谈,还成立吗?

  连孟苍生和肖道长两个高手在场的谈话,武则天都能知道,那还有什么样的密谈老太太听不去呢?

  如果不成立,那贺兰敏之向吴宁告知身世的时候,武老太太会不会也知道吴宁就是高宗和她外甥女的儿子?

  如果这也成立,那武则天会允许这个民间皇子来找她报仇吗?

  可是吴宁还活着,再结合武则天对吴宁之前的关注......

  好像只有一种可能了,那就是:

  武则天早就知道贺兰敏之藏在这里,早就知道吴宁的真身到底是谁!

  ......

  可怕吗??

  当吴老九想到这个可能的时候,汗毛都特么炸了起来,险些拔腿就跑。

  就特么这种对手,你让吴老九怎么玩的转?

  又怎么敌得过??

  ......

  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病倒了,躺了一天一夜,总有一口气儿压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,憋的脑袋疼。

  更新慢一点。

  另外,预告一下:

  快了...

  几乎所有的铺垫已经完成,只差一个收尾。

  然后...

  .然后吴老九这只哈士奇,真的要变成獒了。

  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8228537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