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獒唐 > 第九十八章 任何人都有可能

大发六合开户官网

  怀着忐忑的心情,太平一夜无眠。

  天刚蒙蒙放亮,心绪难平的太平公主便推门而出,走到吴宁房前,轻轻扣门。

  “九郎,起来了吗?”

  ......

  “进来吧。”

  只是心存侥幸,却没想到,吴宁应得及是干脆。

  太平推门而入,却见吴宁依旧萎在昨晚的那个地方,仿佛一夜未动。

  “你一夜没睡?”

  吴宁一翻白眼,“多新鲜,遇上这种事儿,能睡得着吗?”

  太平一想也对,自己不也一夜没睡吗?

  心事重重地坐在炕沿上,“你......不会真的要报仇吧?”

  “不应该吗?”

  并不明亮的晨光照进屋内,映在吴宁那张有些阴沉的脸上,让太平心里有点发慌。

  只闻吴宁道:“母亲惨死得不明不白,身为人子,不应该手刃仇人,以显男儿快意吗?”

  “可你要分仇家是谁!”

  太平急了,脱口而出。“你要面对的可是圣后,大唐没人能斗得过她!”

  “呵呵。”没想到的是,吴宁笑了,“你看,昨夜你还在替她说话,原来你心里也明白就是她吧?”

  “我....”太平一声语塞,“才不是...”

  “我...”

  “是你们认为母后所为。”

  “呵......呵呵呵。”

  吴宁笑了,笑太平的慌张,笑她拙劣的演技。

  “放心,即使接下这仇,我也不会像舅爹想的那样,冲进东都,杀他个片甲不留。”

  摊手道:“这得多愚蠢才敢这么干?全完不是我的风格。”

  “啊?”

  太平有些意外,这与昨日吴宁那要杀人的眼神完全是两回事,就好像这小子又变回了原本油腻圆滑的状态。

  “算了!”吴宁长叹一声,

  指着自己的屁股,“我下不了炕,殿下去帮我看看舅爹起来了没。麻烦你把他叫过来,我不想重复回答你们两遍。”

  “哦,对了,还有那个陈子昂一并叫来吧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太平不解吴宁之意,可是看样子,他应该是有话要说。

  不敢迟疑,出去叫贺兰敏之去了。

  幸好,贺兰敏之和吴宁,还有太平一样,也是一夜无眠,没一会儿就和陈子昂一起聚到了吴宁屋里。

  见人都到齐了,吴宁先是瞪了陈子昂一眼。

  原本还为抄了他的诗有些愧疚,可是现在看来,却是特么抄少了。

  也不废话,直入主题。

  “仇,我接了,这是身为人子之责!”

  “但是......”

  一个转折,看向贺兰敏之,“要用我的方式去解决。”

  “这期间,你们谁都不能插手!”

  贺兰敏之眉头一皱,“你的方式?什么方式?”

  “你别管我是什么方式。”吴宁有点不耐烦,“反正最后,给你一个结果便是。”

  “但是,在查明真凶之前,你们谁都不许再有任何动作!”

  “有什么可查的!?”贺兰敏之急了。

  “此事就是武后所为。你若真为人子,寻她报仇便是!”

  只见吴宁紧着眉头,趴回了炕上。

  “你小点声,不怕隔墙有耳吗?”

  揉了揉发涩的眼框,“没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  “圣后却有嫌疑,而且嫌疑最大,可也不是非她莫属。”

  “哦?”这回是陈子昂疑然发声,“似乎除了圣后,十五年前,别人可没有除掉你娘的必要吧?”

  “呵,多了!”吴宁一瞪眼。

  他算是看明白了,这屋子里这三个人,没有一个是那块料。

  贺兰敏之就不说了,他要真有本事,就不会差点被挤兑死,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;要真有本事,也不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了。

  陈子昂也好不到哪儿去。有一颗中正之心,却没有安身的觉悟。

  太平就更别提了,现在就是傻白甜一个,跟以后差远了。

  就这么一群猪队友,还想让他报仇?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  “呼....”沉吟了一会儿,长出口气,“咱们先别急着想怎么报仇,咱们先把当年的事捋一遍。”

  “我给你们捋,你们听听有没有道理。”

  “首先是圣后,毒死我娘便独得后宫宠爱。而且那时我娘怀了我,若是真让我娘把我生下来,有恐后位不稳。”

  “这么看的话,圣后武氏,确实嫌疑最大。”

  “可是,事有千百,不可以偏概全吧?咱们再从别的角度看看,圣后有没有这个必要毒杀我娘。”

  其实,冷静下来的吴宁想了一夜。

  也由不得他不想,那特么可是和武则天对着干,换了谁也得想周全一点。

  可是越想,他越不明白,武则天真有必要毒杀他娘吗?

  要知道,那老太太从永徽六年,到贺兰氏身死的上元元年,她已经当了近二十年皇后了。

  再加上没当皇后之前的日子,这老太太在后宫里摸爬滚打了近四十年。

  什么样的内斗没见过?什么样的敌者没经历过?什么样的手段又是她没使过的?

  但是,她唯独没用过毒!

  而且,当着自己,还有众人的面,毒杀的还是自己的外甥女。

  说不好听的,这老太太有一万种方法弄死一个人,还不会让人把罪责揽在她身上,她有必要这么直接吗?

  况且,你要看看上元元年的武则天是什么处境。

  那个时候的高宗久病难医,武后已经是独揽大权。她的权力重心已经不是后宫那点你争我夺的小利,而是朝堂上的派系之争,是如何巩固自己在朝堂上的地位。

  她巴不得后宫里有人能帮她稳住唐高宗,不来给她添乱呢。

  至于什么贺兰氏会动摇她的后位,纯属扯淡!

  随便抓个平头百姓问问,谁能撼动武则天的后位?

  她都快撼动皇位了,还后位?

  而且,这一时期正是武则天在朝堂上急需助力的时候。她干嘛要先杀了贺兰氏,再把自己一手立起来的贺兰敏之废掉?

  要知道,这个丑舅不但长的好看,才学也是一流,在朝中是有相当多拥护者的。

  所以说,武则天毒杀贺兰氏,这个动机就有点牵强。

  当然了,也不排除武后就是这么任性,看谁不爽,弄死你便是的可能。

  依目前来看,嫌疑最大的,还是她。

  可是,别人就没有嫌疑了吗?

  不是吧!

  在吴宁看来,有理由加害贺兰氏的人,大有人在。

  “不可能!”

  听了吴宁的话,贺兰敏之激动莫名。

  “别人?”

  “别人谁会与一个后宫女子过不去?非要除之而后快!?”

  “你,你不要为那个蛇蝎女人辩驳......”

  “一定是她!”

  “......”吴宁简直无语。

  “任何人!”

  吴宁认真道:“真的是任何人都有加害我娘的理由。”

  “为何!?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呵。”吴宁反问一声,乐了。

  “因为你们一家人,真的是太不会做人了!”

  ......

  ,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817018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