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獒唐 > 第八十八章 狠心的老太太

极速快乐8—大发快乐8

  吴宁心说,你这不行啊,是个事儿就找小爷,用着用着那不就成你的人了?

  按理说,我是主角啊?不应该是虎躯一震,你们这帮人帮我解决难题才对吗?怎么倒过来了?小爷倒成了救火队员,天天的给你们跑场子了?

  心下决定,这回不管太平要他帮什么忙,却是不能那么上心了。

  真让这女人用顺手了,养成习惯,是个事儿就来找吴宁,那就算他不想搅和进去,却是也出不来了。

  ......

  而太平那边,见吴宁没说话,倚着廊道,便慵懒地开口了。

  “母后让周兴带了话来,说是让我这个做女儿的在李武两家多费些心,调剂一二。可是本宫性子向来寡淡,与谁都没什么交集,突然让我出头,这如何调剂却是没有头绪呢。”

  吴宁那下着决心呢,一听太平所言,不由得一皱眉头:“嗯?”

  下意识嘟囔:“怎么会是公主殿下?”

  好吧,那决心白下了。

  沉吟道:“这没道理啊!”

  说白了,要是一般的事儿,吴宁能躲就躲了,反正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不少。

  可是,太平这么一说,吴宁马上意识到这是个挑战。

  对于太平公主来说,是极具威胁的挑战。

  调和李武两家的裂隙,这个头儿是吴宁让太平公主开的。

  可是,具体怎么调和,无论从能力、手段、利弊上来说,那却不是太平公主能干的事儿了。

  要知道,李武两家,一方面代表的是李姓皇权的利益。

  这里面不但涉及到一众皇亲国戚,还有李唐的正统,关陇集团的拥护,世家门阀的利益。

  而另一方面,武家那是圣后的绝对拥簇,代表着朝堂的新兴势力,还有科举选材的大部分平民士子。

  这已经不是李武两姓之争,而是覆盖了整个朝堂政治,左右着大唐命运的一场大争。

  李武若分,则历史将回到它原本的轨迹,武周一朝十余年的主题便是两姓之争。

  可反过来,李武若合,哪怕是表面和气,那武老太太再无后顾之忧,就可以把全部心神放到治理国家上,而非内斗。

  这对大唐将是一个天大的福音,甚至改变大唐由盛转衰的命运轨迹。

  ......

  所以说,李武息战,在太平眼里,可能就是她不用再嫁给武承嗣了。

  可是在武则天眼里,这却是天大的大事,甚至可以说是她政治生涯的一个转折。

  这么大的事,武老太太怎么会交给太平?让太平去从中调和?

  不说太平公主有没有那个本事,她也没那个分量啊!

  况且,在吴宁看来,太平公主好不容易跳出了争端,不用与武家联姻,也就意味着不用和一帮男人下场厮杀。

  她完完全全可以就这样一身道衣,山水闲情地做她的盛世公主,不用再重蹈斗权而死的命运。

  那还把太平拉进来干什么?闲她死的不够早是吗?

  摇头苦笑:“圣后这回......”

  后面的话没说,言下之意:你这个娘,为了权力真是什么都舍得。

  “......”

  可太平却是不知道吴宁心里想什么,在她眼里,这件事不过就是牵个线,搭个桥,好像是挺简单的一个事。

  至于武则天为什么让她来说和,其中有何凶险,却是一点都没往那方面去想。

  之所以为难,也不过是自己个性使然,一时抓不着头绪罢了。

  “九郎帮本宫出个主意,怎样才能把显皇兄,还有武家那两兄弟聚到一起,说和一番?”

  “......”吴宁差点没气乐了,“我的殿下,哪有那么简单?这里面要疏通劝导的人多了,可不只武承嗣和庐陵王。”

  “哈!”

  不想太平一听,直接就笑了。

  露出一丝小女人的得意:“本宫想到了呢,所以已经给贤皇兄去了信,劝他也借此时机上书母后,劝母后登基。”

  说完,太平仿佛胜利了一般向吴宁炫耀,“怎么样?不用你,本宫也想得周全吧?”

  吴宁:“......”

  心里就一个想法:世道果然是最残忍的老师。

  你根本无法想象,这样一个被宠坏的皇家贵女、一个完全不通世事的天真女人,是怎么被一步步逼成历史之中那个蛇蝎妇人的。

  心中一叹,算了,再帮她一次吧,省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  “信已经发出去了?”

  “啊?”太平还在得意,一时有些恍神。

  “我说,给李贤的信已经发出去了?”

  “对啊!”

  “什么时候发的?”

  “昨日。”

  “派人去追回,还来得及。”

  “啊?”太平傻眼了,“为何要追回?”

  吴宁没办法了,只能是一点一点掰开了,揉碎了给太平说清楚。

  “圣后让殿下调剂的是李武两家,还有朝堂各派系之间的矛盾,而非是圣后与她儿子之间的矛盾。当下最不用调和,也是唯一不能去调和的,正是殿下的贤皇兄。”

  李贤和李显、李旦是完全不同的存在。

  他是武则天四个儿子之中,最有才能,最得朝臣拥护的一个。也是唯一一个以犯上谋逆被贬为庶人,命运最凄惨的一个。

  后世人说,是武则天害怕李贤的才能和威望,才害了这个儿子。

  不管是真是假,但是有一点却是肯定的:无论从个人能力,还是谋逆本身,武则天最不能原谅的就是李贤,最忌惮的也是李贤。

  太平去和李贤搭线,又怎能得到武老太太的喜欢呢?

  再说了,老太太现在关心的是她能不能顺利登基,能不能让朝堂上一团和气。

  这个时候,你把李贤弄到台面儿上来干什么?添堵啊?

  “可是......”太平听完,并没有太多后怕,却有几分遗憾。

  “可是贤皇兄一去多年,庶人之身日子必定清苦,本宫想,若他能于此时拥立建功,说不定母后开恩,能复他爵位。”

  “我的殿下啊!”吴宁诚然劝道,“纵使你对李贤这个兄长尚有感情,想帮他一把,那也非现在,那封信不但救不了他,反而会害了他。”

  “哦。”太平听到此处,失落点头,“那本宫这就派人去追。”

  收拾心神,“那别处呢?别处本宫要如何调剂?”

  直到此刻,天真的太平还没意识到她这一步错会带来什么后果;更没意识到,这所谓的调剂对她来说意味着何等命运。

  吴宁心说,别处?

  如果别处都让你做好了,那个舞弄权术的太平公主也就离出世不远了。

  ......

  ,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8146296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