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獒唐 > 第三一六章 紫玉佩

1分六合官网—十分六合彩网—五分六合波色

  在吴宁的料想之中,吴启要想彻底进入万年令这个角色,肯定是需要一些时间的。

  这倒不是吴宁不相信吴启的能力,而是衙门内部的关系相对难处理一些,毕竟吴启太年轻。

  当年的进士就任万年令的况情,还从来没有过。

  可是,吴启第一天上岗就搞定了?

  “吹的吧你?”.

  “你看?”吴启大乐,“就知道你不信。

  当下,把孙伯安和雷霁就在万年县的事情一说。

  吴宁这才明白,倒是巧了,原来一个县衙都是自己人。

  这回吴宁也乐了,万年县如果能不旁生枝节,对他和吴老十来绝对是好事。

  “转告他二人,就说我最近事务繁多,待忙过这一段,我设宴亲自款待他们。”

  “好!”吴启满口应下,“对了,你也上任了?”

  吴宁摇头,“还没,暂且不急。”

  正说着,高泰派人来请,说是太平要他们一同去用晚饭。

  正好吴宁也有事情要问太平,遂与吴启一道向着前院的饭厅去了。

  ......

  此时,太平公主并未在饭厅等着兄弟俩,而是在自己的内卧,与兰晴说着什么。

  ......

  “你看清楚了?没记错?”太平表情凝重,紧紧地攥着手中的一块紫色玉佩。

  似乎,兰晴刚刚说的话,对她的触动极大。

  低头沉吟,把兰晴彻底晾在那里了。

  “殿下....”兰晴轻声呼唤,“那婢子......是回来侍奉殿下,还是......还是继续留在子期公子那里?”

  其实,思前想后,兰晴觉得,还是留在太平公主身边更有前途些。毕竟太平公主如日中天,是一个小小的穆子期无法比拟的。

  而且,她自幼跟随太平左右,除了主仆之恩,也有姐妹之情。

  如果她表明心意,舍不得离开太平,公主殿下多半是会心疼她,把她叫回来的。

  可惜,兰晴想错了。

  此言一出,太平眉头皱的更深。看了看兰晴,又思索了好久,终道:“以后......你就不用回来了。”

  “啊?”兰晴脸色煞白,泪珠登时而下。

  “殿下....殿下不要兰晴了吗?殿下要把兰晴送人了吗?”

  “对!”太平现出决绝。

  “本宫就是把你送给穆子期了。从今往后,你就是穆子期的人,与我太平公主再无半点关系。”

  “本宫只有一句嘱咐,小心侍奉!不得错谬分毫!”

  “你......下去吧!”

  兰晴:“......”

  兰晴此时也算明白了,太平心意已决,再难更改。从现在开始,她已经不是太平公主府的人了,更不再是公主殿下身边的近侍婢女了。

  泪眼朦胧,哀叹身卑名贱。再得宠,也不过是主子的一件东西,说送人就送人的。

  默默地下拜,给太平施了一个大礼,“兰晴遵殿下的命,兰晴走了....”

  ......

  太平没有说话,面上亦无表情,谁也不知道她心中到底在想什么。

  待兰晴退了出去,太平回想刚刚与兰晴的对话,又是良久。

  期间,高泰进来,见太平在想事情,也不敢打扰,只得在一旁静立。

  等太平回过神儿来,才发现高泰就在身边侯着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高泰小心一礼,“殿下不是叫了穆家兄弟厅前一起用饭吗?他们已经到了,正在等着殿下呢!”

  “哦....”太平这才想起,吴宁和吴启还在等着开饭呢。

  太平本支起身子欲走,心念一动,又坐下了。

  “既然等了,那就多等一会儿吧!”

  看向高泰,问道:“昨夜是哪个婢子在穆子究房中伺候?”

  高泰暗暗一挑眉头,心说,你看看,我安排对了吧?殿下果然是要问的。

  “回殿下,是周大娘。”

  “周大娘?”

  太平一楞,别看她高高在上,可是府中的婢子仆使她大多都见过,也认得。

  那几个机灵懂事儿的,她更是心中有数儿,可没听说有哪个婢女叫什么“周大娘”啊?

  她哪知道,这个周大娘可不是姓周,排字大娘,而是真特么的是大娘啊!

  只闻高泰一脸谄媚,“周大娘一直在洗衣房供事,殿下不记得这个周大娘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“洗......”

  太平不淡定了,怎么弄洗衣房的丫头去吴老九那儿了?

  嗔怪地横了高泰一眼,意思是:你怎么办的事儿?怠慢了贵客。

  可是,谁让咱们公主殿下天生丽质,妩媚多娇呢?

  这横的一眼,高泰骨头都酥了。

  你看看!你看看!!

  这事儿办对了吧?咱殿们这一眼,三分嗔怪,那是虚的,七分赞赏才是真的,我果然是管家界的小天才!

  “去把那个周大娘给本宫叫来,本宫有话要问。”

  太平现在也没工夫与高泰生气,急于叫周大娘来问话。

  高泰一听,更高兴了。

  殿下你就瞧好吧!这个周大娘保准您满意,穆子究见了绝对没有一点念想。

  结果周大娘一到,噗!!!

  太平再也淡定不了了,原来是这个大娘!?

  哈哈......

  太平公主莫明大笑,难怪吴老九今早一脸的幽怨。让这么一个四十大岁大娘伺候着,吴宁能不幽怨吗?

  越想越乐,看了眼高泰,心说,等会再找你算账!

  平复心绪,暂时不去想吴老九的窘态,终于从怀中掏出一块紫玉,摊在掌心,对周大娘道:“你...认得这个吗?”

  周大娘探头一看,“这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“别问是什么东西,只说见没见过,在哪里见过。”

  “咦!?”周大娘一疑,“殿下这一么一说,小人还真想起来了!”

  “见过,就昨天,给那个俊后生沐浴的时候,见他胸前挂着一块一模一样的。”

  太平闻罢,眉头一紧,心中巨颤。

  “你没看错!?”

  “哪能呢?”

  周大娘大大咧咧,“那俊后生还挺稀罕的,洗澡的时候还要摘下来,让小人好生放好,千万别摔了。”

  “小人好奇,还多看了两眼。确实好看,上面好像还有字呢!”

  “字?”太平一怔,把手中紫玉凑到周大娘面前,“是不是这样的字?”

  周大娘不敢伸手去接,只得探头来看。

  看了半天,窘然一苦,“小人....不识字。”

  “这写的啥啊?”

  “令月....”太平轻吐二字。

  “令月?”周大娘低声复述。

  “大胆!!”高泰那边却是炸了,“怎可直呼殿下名讳!?”

  “你滚出去!”太平烦躁地呛声高泰。

  只见高泰一点都不尴尬,“好嘞!”

  高泰一走,太平再次急问周大娘,“看看,是不是这样的字?”

  周大娘再次细看,“好像不是,俊后生的那块儿,只有一个字。”

  “一个字就对了!是什么字?”

  周大娘又尴尬了,“小人不识字....”

  “不过....”

  “不过什么?”

  “不过,看着笔划挺多的......”

  “比划多?是‘宁’字吗?”(宁的繁体字好多好多笔画)

  “宁字咋写?”

  太平:“......”

  太平怒了,“你也给本宫滚!”

  ......

  待只剩太平一人,公主殿下还是心绪难平,“笔画很多......比令月的笔画还要多......”

  “那应该是个‘宁’字吧?”

  或者是.....

  “不行!”太平心说,“这帮下人太特么不靠谱了,得找机会自己亲自看一看。“

  ......

  ,

  http://www.bjlxkjsj.com/books/21/21146/461414402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